<acronym id="26uek"><small id="26uek"></small></acronym>
<sup id="26uek"></sup>
<rt id="26uek"></rt>
<rt id="26uek"></rt>
<acronym id="26uek"><center id="26uek"></center></acronym>
为您打造量身定制的尾气处理解决方案!

公司热线


4008-277-820
柴油车尾气处理专家!
· 智能加注机及配件
· 车用尿素溶液
· 发动机动力增强剂
· 尿素溶液智能一体机
· 低温车用尿素
· SCR系统诊断及配件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动态 -> 梅花香自苦寒来,路乐士维修中心巡礼

梅花香自苦寒来,路乐士维修中心巡礼


3月7日 22:45
佛山里水白岗工业区 客户车辆更换尿素泵。
3月8日 00:11
佛山南海海元一路 客户车辆检修。
3月9日 17:50
东莞沙田沿河路与进港中路交汇处 客户车辆检测及程序刷写。
3月11日 12:11
广州花都大广高速新华出口 客户车辆试车、读数据。
3月12日 9:45
广州白云太和第一工业区 客户车辆维修。
这就是路乐士维修中心陈静工程师的一部分工作日志的内容,也是整个维修中心的日常工作的真实写照。



  客户的电话就是指令,为客户提供专业、及时、周到的服务,就是使命,他们不分节假日,也习惯了夜以继日的工作常态,他们做的很多,说的很少,他们用埋头苦干的拼博精神,赢得了公司领导的信任,也收获了客户的首肯和赞誉,他们的身体是辛苦的,他们的内心是充实的,他们的业绩是沉淀淀的。



  路乐士维修中心正式成立仅1年多时间,已经从2人成行,发展到8人的团队作战,从增城一隅的作坊运作变身为广州市物流市场林立的白云区的一块金字招牌,他们严格自律,定期学习、交流行业见闻,不断提升自我。在珠三角的各大物流车队中,路乐士维修中心声名鹊起,是一个靠得住的、技术最过硬的团队。



  在中国的车用尿素溶液行业中,品牌众多,鱼龙混杂,虽然国家标准GB29518早已出台,然而,无数仅为逐利的不良商家和小作坊仍罔顾行业标准及企业声誉,将一大批劣质产品倾轧到物流市场中,他们普遍采取低价销售的价格战,让不计其数的、不明真相的司机深受其害,车辆的SCR系统故障层出不穷,彼时,专门针对车辆尾气后处理系统的维修人员少之又少,一般只能将车辆开回品牌服务站,接受昂贵的系统更换服务,费用成千上万,司机的直接损失远多于使用劣质车用尿素省下的钱。
  在这种混乱的市场环境下,亿路洁化工刘畅总经理开始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如果放任行业无续发展,不仅对中国的环保事业无益,还会令到他苦心经营的亿路洁品牌遭遇莫逆的伤害。刘总下决心作出反击,决定成立属于自己的维修团队,为车用尿素配套专门的检测、维修、保养全套服务。刘总认为,维修的目的不是赚钱,维修是为了将来不再去维修,维修是为了司机的车少坏,在维修过程中,向司机传递正确选择和使用车用尿素溶液的知识,让司机跑得快、多赚钱。这个决定即便在今天看来,也是富有前瞻性的,毕竟车用尿素溶液的销售毛利并不高,一般的厂家根本不可能,也根本无力支撑如此耗费人力、物力、财力的售后服务团队,更不可能说不追求毛利,刻意减少车辆维修的大好机会了。
  要做,就要做到行业里的创新和最好。路乐士维修中心在成立之初便站在了高起点上,公司在人事架构上列编了陈静、向欢为专职维修工程师,专门设计了的独立的工作制服,购置了专用的维修检测仪器,在生产任务十分繁重的生产线旁辟出了专用的维修工作区,一场几乎改写了车用尿素溶液行业的变革在增城经济开发区悄然进行着。



  服务好自然挡不住好口碑,口口相传的司机们,纷纷开车上门指定陈工和向工做检测、维修和保养,因为上门的司机过多,维修的业务过于繁忙,一度影响到了生产线的出货和收料,刘总当机立断,成立具有独立品牌的路乐士维修中心,独立运营和核算,闯出和亿路洁一样响当当的名声。
  2018年6月,路乐士维修中心正式挂牌成立,选址位于物流市场云集的广州市白云区太和片区,与广东申通物流园为邻,周围不乏林安物流园、白云货运市场、石井物流园等行业客户群聚合地。路乐士维修中心,就象一枚投石问路的棋子,被精准投放到了最恰当的布局当中,一发不可收拾,令人刮目相看。



  发展意味着阵痛,人手不足,部分车型缺乏维修经验,一些技术操作还没有行业标准,可参考的资料也很匮乏,这些并没有难倒这个年轻的团队。
  团队负责人陈静工程师,在食不定时、睡不充分的艰苦条件下,抓紧工余时间,从网上搜索行业动向和专业知识,自我充电,不断学习,他与广州各大品牌商用车服务站保持了良好的沟通,从中请教有关SCR系统的原厂设计理论,领悟和揣摩车辆行驶过程中的实际表现,他还多次前往上海参与各种行业论坛,交流有关SCR技术的发展和趋势,不断提升自己对于专业知识的把握。在工作中,陈静因为技术过硬,经验丰富,被广大司机师傅尊称为陈工??墒撬种?,陈工是一位年仅24岁的后生仔,他与很多司机师傅的儿子差不多年纪,甚至开个玩笑都会脸红。面对故障车辆的沉稳和淡定处置,和他稚嫩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让你惊叹,不服不行。



  向欢,是与陈静并肩作战的小伙伴,他的脸圆嘟嘟的,身材却极为灵活,他言语不多,行动果敢,在做事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他卯足了劲儿,他的身上有一种不服输的信念。曾经,他必须与陈静一同出马,才能完成任务,有时候只是打打下手。然而,经过半年的历练,他也能独挡一面,放手去搏了。从向欢的成长中,刘总意识到,路乐士维修中心的功能已经从单一的处理工作任务,提升到能够自行培养人才了,这是最为可喜的变化。



  一个团队的成长,需要不断补充新鲜的血液,面对亿路洁客户群的爆发式增加,路乐士维修中心的任务越来越重,刘总多管齐下,稳扎稳打,为团队持续扩容,先是陈海标带着远见加入团队,为路乐士添砖加瓦,后来,公司又组织前往广州各技术学校招聘实习生,再后来,看到路乐士发展势头良好的老员工介绍自己的家人投奔其中,路乐士维修中心,旺起来了。
  田冉,一个来自北方的典型的90后小伙儿,在加入路乐士维修中心前,他长这样??墒?,他吃苦耐劳的工作态度,完全颠覆了同事们的想法,不怕脏,不怕累,在一线维修现场,他是最活跃的斗士,怎么也不知道疲惫的小马达。在陈工和向工的言传身教之下,田冉成长得很快,他来公司的时间不长,在公司的客户管理系统中,他的打卡足迹却是相当丰富的。就连刘总也称赞他是个好苗子。路乐士维修中心的造血功能由此可见一斑。



  在车用尿素溶液行业,如果只走生产和销售这条路子,也许能活下去,但是想要活得很好,发展得更好,那几乎不可能。为亿路洁打拼了十多年的刘总对于行业的思考总是未雨绸缪,快人一步,他常常思考的问题是,有什么可以为客户多做一点,为客户多想一点?因为他知道,先于客户发现的需求,就是行业先机,抢先于竞争对手落地的商业布署,就是蓝海。
  路乐士维修中心的成立,这是第一步棋,解决了客户使用劣质产品发生的车辆故障如何得到妥善处理的痛点,问题解决以后,可以顺理成章地带来自有品牌——亿路洁车用尿素的推广销售,然而,这就是事情的结束了吗?刘总不这么认为。
  在多次的市场调研中,刘总发现,很多车队和司机,对于车用尿素溶液的价格十分敏感,因为他们要省下成本,看重如何更省钱。然而,很多司机对于车载SCR系统的知识却没有概念,甚至根本不知道因为使用便宜的劣质尿素,会导致尾气处理系统的损坏,更不知道,一旦要更换某些关键部件,需要花费的费用可能成千上万,比起使用合格尿素的费用贵得多。于是,刘总意识到,将维修保养作为售后服务的理念和车用尿素溶液的销售结合起来发力,给司机们做思想工作,可以说服他们多花一点钱买优质的亿路洁®车用尿素溶液,免费提供车辆SCR系统维修服务,让司机转变观念,为售后服务的价值买单,就好比出一点点钱,买了一份保险,保障的却是好几千甚至几万的尾气处理系统的安全,越多的司机购买亿路洁的产品和服务,这个保障的底气就越足。以售后为保障,以尿素销售为着眼点,相互补充,相得益彰。



  这个思路在资深人士陈海标的团队中,得到了极为积极的印证,陈海标和他的同事们,将售后服务有机地根植于日??突О莘煤拖酃ぷ髦?,通过灵活的搭配和多样的组合,把选择权交到客户手中,理性引导,感性升华,佛山片区的车用尿素溶液的销售一下子打开了局面,路乐士第二维修中心也很快在佛山成立,路乐士的品牌效应初见端倪。难怪陈海标在亿路洁商学院第二课中分享一线销售实战经验中,反复强调:售后服务与一线销售密不可分,必定是组合出拳,方能立于不败。



  4月的广州,即将迎来雷雨多发的初夏,就象轰隆隆的战鼓,催促着亿路洁人的脚步,不停向前。伴随着亿路洁维修管理委员会的成立及路乐士第三维修中心即将落户东莞沙田,一个完美的行业布局正在珠三角这片热土上酝酿升华,令人鼓舞,值得期待。
[返回]   
广州市亿路洁化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6 【网站管理】  【百度统计】 
顾客服务中心:4008-277-820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永宁街宁西仙宁路1号 访问量: [Bmap] [Gmap]
*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相关资源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3052495号-1
关键词:车用尿素 / 尿素泵 / 汽车尿素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联系电话
扫一扫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全国服务热线
020-2621 1661


扫一扫
APP手机网站

阿里巴巴直营店铺
everblue2013.1688.com

返回顶部
通天报正版2019-官网|首页-欢迎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